推廣 熱搜:

幾乎都臉貼臉,我都能聞到那血臭的味道

   日期:2020-01-14     瀏覽:0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還是沒人應我,我心里有點心虛,難道眼前的動靜并不是胖子倆人。可是這動靜不像是小動物啊,我背后一涼,心說,這大山里還能蹦出
 還是沒人應我,我心里有點心虛,難道眼前的動靜并不是胖子倆人。可是這動靜不像是小動物啊,我背后一涼,心說,這大山里還能蹦出來個山精鬼魈什么的。這竟是胡扯。白爺我可不行這樣的東西。 又熱又煩躁,加上視線受堵,心里多少有點不踏實,說:“胖子咱不玩了,在這樣玩就沒意思了。我真的渴.......”我話還沒說完,我想說我渴的不輕,要快脫水了,這不是鬧著玩的。 可是現在我竟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有兩只血紅的眼睛,對著我。本來我也趴著走的,剛好兩眼對望。幾乎都臉貼臉,我都能聞到那血臭的味道。我頭猛然嗡嗡作響,抬頭一看,娘的,熊...熊瞎子。 我怎么這么倒霉竟然遇到這玩意,還這么接近。現在想跑那就是作死,這么近的距離,我跑不到三米就被這熊瞎子一掌拍死。可是這樣對的也不是辦法,近在咫尺的熊瞎子,伸出來的舌頭都能見到上面的倒刺。 我心想,我白石一輩子沒有做過什么虧心事,怎么就讓我遇到這樣的事情,這個死法可算是壯烈。進入熊瞎子肚皮里,和他作伴。還得看他老人家有沒有心情,要是心情好,還能多留我在肚皮里,逗留幾天。要是心情不好,那也是給某一顆樹下做肥料。 我急中生智,以前看到一些野生動物的習慣,這不是我為了編逃生的幾口,而是有原因的。這個事情還是大學的事情,也是為了追某一個校花,因為別人有學問,咱就是窮**.絲一個。所以要出其不意。 我就看上了這一類東西,這一類講講動物吹吹牛,也是相當不錯的成果。可是最后悲催的是我發現還是沒錢惹的禍,想要追到校花,那還得有一定的經濟基礎,要不然出去吃個宵夜,唱個歌。都得半個月吃不上飯,刷盤子,擦地要干幾個月。 這都要怪胖子這家伙,要不是他挑唆我也不會有這么大的犧牲。 話回轉回來,我急中生智,想到熊瞎子的習慣,不吃死肉。裝死,我一動不動把露在外面的臉低下,還有手都遮好。動作極其輕微,免得被熊瞎子舔到,這要是舔到那就是只有白森森的白骨,就連血都沒有。 現在我都不知道什么是顫抖,什么是發抖。這些動作已經被我遺忘,真的是死了,可是我這‘死狀’倒是極其古怪,因為我是趴著,本來抬起來的頭,慢慢地低下手也在雜草里。 你想想哪有什么東西有這樣的造型,可是我也是被逼無奈,熊瞎子在我頭上,聞了聞,我下意識的,頭皮一麻,娘的我怎么忘記了還有頭呢,可是沒辦法就算是熊瞎子把我腦袋舔出來一個窟窿我都不能動。 這一動最后的生機都沒有了,還好我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。熊瞎子圍著我轉了幾圈,不停的聞著。我都是渾身冰涼,心里祈禱,熊爺爺您老人家趕緊走吧,我是腐肉,您老大人有大量,就放過我吧。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浙江11选5走势体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