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廣 熱搜:

真的啊,那是狼王,但是不是白的,是銀色

   日期:2020-01-14     瀏覽:1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胖子嘿嘿一笑,說:俺也不是在這緊張的氣氛下,讓大家放松一點嗎。再說了,火堆不是還亮著。我一看火堆,壞了,滅了。胖子也看到
 胖子嘿嘿一笑,說:“俺也不是在這緊張的氣氛下,讓大家放松一點嗎。再說了,火堆不是還亮著。”我一看火堆,壞了,滅了。胖子也看到,嘴一撇,就知道他心里苦。 因為他在我們下面,我填好獵槍,把褲腰帶接下來,把自己綁在樹上。墨子也用武裝帶綁在樹上,我說:“胖子把自己綁在樹上別掉下去了,掉下去就真的沒辦法救你,就等著做狼肚子的食物。” 胖子把自己綁在一個比較粗的樹叉上,而這時火堆已經徹底滅掉。狼群肆無忌憚的接近,開始攻擊,那一個跳躍差一點就咬到胖子的腳,嚇得他連忙收了起來。“娘的,這狼都是吃跳跳蟲長大的,跳這么高。” 胖子罵了一句,可是我們也沒時間理會他,這獵槍打一槍就需要很長時間來裝填彈藥,距離也近。那只跳躍上來,就是一槍。這么多根本就打不完。一槍下去火花四濺,煙霧熏的人難受,因為是朝著下面開槍。 “哎吆!我的屁股。”胖子哀嚎一聲,我連忙看過去,就看到一只狼竟然咬到他的屁股,這下怎么辦。我上去就是一槍,那只狼臨死都沒松口,胖子屁股上掛了一只狼,極其好笑。 可是現在也沒有笑起來的心情,子彈本來就不多,這樣也不是個辦法。看到下面密密麻麻的影子,讓我們心里受到極其大的壓力。天漸漸地亮了,我看了看手上的手表,這是我過生日,老爹送給我的。 在當時也是非常好的手表,用了好幾年。七點了,果然山里黑的早,亮的晚。要是再城里五六點天就亮了,看著下面的狼的尸體,我們也不敢下去,因為誰也不知道狼群走了沒走。 本來在我上面的墨子還有下面的胖子,現在已經不見了。我就閉上眼睛瞇了一會,他們就沒喊我走了,我解開綁在樹上的腰帶,慢慢地下去,看到狼群已經走了,心想這兩個沒義氣的家伙。 走了也不叫上我,看到地上橫七豎八的狼的尸體,看見遠處一只白色的狼,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被殺死,可是還是爬在那里。這是狼王,可是誰殺死的,我們獵槍打不了這么遠啊。 我上前去看著仔細,那狼王突然想我撲來。我一驚,可是沒來得及躲避,下意識怪叫一聲。就聽到:“白石醒醒,這家伙做噩夢了吧。”我被胖子叫起來,睜開眼睛,一看原來還在樹上,天還是沒亮。狼群還在下面虎視眈眈。 我看向遠處因為毛月亮的緣故,遠處也看不清晰。我問墨子:“妹子遠處一個高坡,哪里你看得清楚嗎,是不是有個白色狼王。” 墨子一愣,拿出自制的獨眼望遠鏡看了一眼,說:“真的啊,那是狼王,但是不是白的,是銀色。這么遠的距離,也不好打啊。” 胖子嘿嘿說:“沒事,我有辦法。” 我不知道胖子有什么辦法,墨子這樣的獵人都沒辦法,他能有什么辦法。這家伙不是在這個節骨眼上顯擺吧,我看了看距離這起碼也的有三四百米的距離,真的不好打中。 這獵槍也就兩百米的有效射程,就看到胖子在獵槍上搗鼓,隨后又是增加了準星。標準遠處的山坡,就聽到“啪”的一聲,胖子打了過去,槍筒一陣火花,射擊出去的子彈,不知道有沒有射中。 墨子拿著獨眼望遠鏡看了過去,很快就笑了起來,說:“中了,真的中了。” 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浙江11选5走势体彩